村干侵占扶贫资金

佚名 次浏览

摘要:村组干部竟然侵占扶贫资金?查!近日天门市纪委监委曝光了村组干部在扶贫中私自使用贫困户低保金截留群众危房改造补贴虚报冒领国家粮食补贴和不退还代收群众保费的案件天天晓廉之微案说纪扶贫资金扶贫资金顾名思义是用来扶持贫困群众的资金。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扶贫资金是贫困群众的“

村组干部竟然侵占扶贫资金?查!

近日

天门市纪委监委曝光了村组干部

在扶贫中 私自使用贫困户低保金

截留群众危房改造补贴

虚报冒领国家粮食补贴

和不退还代收群众保费的案件

天天晓廉之微案说纪

扶贫资金

扶贫资金顾名思义是用来扶持贫困群众的资金。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扶贫资金是贫困群众的“救命钱”,一分一厘都不能乱花,更容不得动手脚、玩猫腻。但从我市近几年查处的扶贫领域违纪违法典型案件来看,仍有少数党员干部置若罔闻、我行我素、顶风违纪,把扶贫资金当作了“唐僧肉”随意侵占,严重损害了群众利益,在社会上造成了不良影响。

2018年以来,杨林街道办事处纪工委相继收到群众有关原夏德口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曾某某以及村党支部委员、村委会副主任杨某某等人违反扶贫政策的问题线索,办事处纪工委迅速启动调查程序进行了立案调查。

走访中,相继有两个贫困户反映:自己是2008年纳入低保,2015年取消的。但在此期间一直没有拿到低保本和低保金,并且他们的身份证都被村里借走过。

经调查,2008年8月,在未经原夏德口村两个低保户同意下,曾某某伙同杨某某将这两个低保户的低保存折本私自留在杨某某手里,于2008年8月至2015年10月取消这两人低保资格的期间, 曾某某和杨某某分十多次领取了两个贫困户的低保资金共计36290元,用于交纳村级每年夏征任务和村级修路开支,并且,曾某某还安排了杨某某,对两名村民的危房改造补贴资金予以截留,用于抵扣其筹资筹劳费用。同时, 曾某某还以自已家属的名义另立户头虚报冒领国家粮食补贴4000余元。

曾某某、杨某某身为中共党员,私自使用贫困户低保金、截留群众危房改造补贴,虚报冒领国家粮食补贴。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的有关规定,街道党工委于2019年7月8 日研究决定,给予曾某某留党察看二年处分,给予杨某某党内警告处分。

2017年10月,蒋场镇全面启动了全镇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的征收工作,为保障参保进度,蒋场镇西湖村安排了4名工作人员包片上门向群众代收保费。之后将收取的保费和名单一并交给村会计张某某,由张某某到镇人社中心为群众集中办理参保事项。

2019年3月,蒋场镇纪委接到低保户来访举报,称自己2017年应退的城乡居民医保费用迟迟没有退还。按照当年我市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实施办法的有关规定,低保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参加城乡居民医保个人不缴费,个人缴费部分分别由市民政、扶贫等部门按相关政策予以资助。而蒋场镇西湖村的做法,是对所有居民的城乡居民医保费用都先统一收取,等参保事项办理后再将低保户、建档立卡贫困户上交的费用一并退还。

蒋场镇纪委很快启动了调查程序,通过走访调查,有大几户低保户反映,他们的2017年城乡居民医保费用由村里代收后一直没有退还。根据所掌握的情况,镇纪委办案人员与西湖村时任党支部书记以及进村代收保费的四名工作人员分别进行了谈话,发现所有线索都指向了西湖村会计张某某。

通过谈话和纪法宣教,张某某对自己的违纪事实供认不讳。其交代:在收到工作人员代收的所有村民2017年城乡居民医保费用后,他第一时间到镇人社中心为群众集中办理了参保事宜,在办理过程中,镇人社中心发现, 村里重复收取了13户20人低保户的保费,于是将这部分保费退还给了张某某,并要求张某某将这些保费退还给低保户。村委会也要求张某某尽快将保费退还到位。但张某某只是在有村民找他要的时候退还了一部分。

2019年10月,经蒋场镇党委研究决定,给予张某某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如果大家发现此类问题线索

举报方式

举报电话

网络举报

搜索“天门市纪委监委”官网

在信访举报专栏进行举报

来信举报

天门市竟陵陆羽大道西25号

天门市纪委监委信访室收

来访举报

天门市竟陵陆羽大道西25号

天门市纪委监委信访接待室

视听天门

村干部侵占扶贫资金,终获刑

2019年4月4日,河口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河口法院)公开审理了邓某刚、盘某金涉嫌职务侵占罪一案。

该案经法院经审理查明: 2015年4月至10月间,被告人邓某刚、盘某金利用担任河口县瑶山乡牛塘村委会领导干部的职务便利,在管理和使用上级部门下拨给牛塘村委会的补助资金过程中,采取欺上瞒下、制造,虚假单据等方式,骗取并非法占有河口县民族宗教事务局补助给瑶山乡牛塘村委会桃子寨、红土寨蔬菜种植的中央少数民族发展资金人民币20万元,用于投资该二人共同种植的生姜以谋取私利。

近日,河口法院依法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邓某刚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依法实行社区矫正。

二、被告人盘某金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依法实行社区矫正。

三、扣押在案的赃款人民币二十万元,依法予以退还被害单位。

对于上述判决,两被告人均表示服判,未上诉。

2015年初,邓某刚在担任河口县瑶山乡牛塘村委会党总支书记期间,得知河口县民宗局下拨了一笔20万元的项目扶持资金给牛塘村委会桃子寨和红土寨种植蔬菜。

其为了占有这笔资金,找到牛塘村委会村务监督委员会主任的盘某金商量以这笔资金作为他们与其他农户合伙种植生姜的本金,并在收成后除本分利,即:除去他和盘某金的本金后剩下的利润由他、盘某金和其他农户各占50%,以此来获取利益。

经两人商议后,找到了9户农户商量合伙种植生姜,并签订了合伙种植生姜协议。

此后,为了将项目资金拿到手,邓某刚和盘某金商量着制造了虚假的拨款申请、农户补助名单、收据等材料,先后3次向河口县民宗局将钱申请划拨到“村财乡管”牛塘村委会的账户上,又从瑶山乡财物管理服务中心将钱骗取后,作为他和盘某金的本金投入到生姜种植中,用于租地、犁地、购买生姜种、化肥、农药等方面的支出。

另外他和盘某金使用了其中的1万元用于购买自己种植香蕉的胶管,还有3700元左右使用于到湖南省考察种植产业了。

在申请使用该20万元项目资金时,邓某刚和盘某金未告知群众、村相关人员有项目资金的情况,为的是让两人能够顺利将这笔20万元项目资金作为他们投资种植生姜的本金,并继续用做第二年种植生姜的滚动资金,以此来获利。

海南海口查处多名村组干部合伙侵占扶贫款案

虚报扶贫物资价格,截留发票报账余款。近日,海南省海口市龙华区纪委监委通报了一起村组干部合伙侵占扶贫资金的典型案例,三名侵占扶贫资金的干部被处分。

一封举报信引起关注

“2014年至2015年,政府给我们村下拨了几十万元的养羊项目扶贫款,用于购买羊苗。但是村干部组织购买的羊苗价格明显比市场价格要高很多,不知是否存在从中拿回扣、私分等情况。”2017年4月,海口市龙华区纪委监委信访室接到该区龙泉镇美定村本礼村民小组一位村民的实名举报信。

“美定村本礼村民小组是我们区最贫困的村民小组之一,竟然还发生这种事。一定要查清楚,给老百姓一个交代!”时任区委常委、区纪委书记蒋海涛要求迅速成立专案组,就举报反映的相关问题开展调查。

“2014年、2015年,我们分别向美定村本礼村民小组下拨了20万元羊养殖项目扶贫资金,资金的使用分配由村民小组会议讨论决定。”区扶贫办有关负责人说。

“羊苗是经过村民会议研究决定,由我和村组干部以及参与养羊的村民一起购买的,不存在吃回扣和私分的问题。”时任美定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王明麟说。

虽然购买的羊苗价格与市场价格确实有些出入,但经过调查了解,采购方式和程序都如王明麟所说“合规合矩”。究竟是哪儿出了问题?

一张假发票打开突破口

从羊苗购买渠道入手没有进展,调查组决定另寻突破口。

“我们通过走访发现,虽然羊苗采购的价格悬殊,但在采购方式、采购程序和资金使用上都没有发现疑点。”碰头会上,调查人员逐条梳理总结调查进展,寻找突破口。

“或许在村委会的会计凭证上会有收获?我们可以重点调查资金使用票据。”梳理分析后,调查组将调查重点转移到会计凭证上。

通过比对扶贫款项的会计凭证材料、使用情况记录及本礼村民小组的会议记录,两张发票引起了调查组的注意。“2014年开具的一张20万元面额发票的税额标识为4950元,2015年同等面额发票的税额则标识为‘免税’,明显不合常理。”调查组遂到开具发票的税务部门核对相关情况。

核对后,调查人员发现,2014年的发票为假发票,2015年的才是真发票。两张发票为何会一真一假?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循着这条线索,调查组打开了思路,一起涉及村干部虚报套取、非法侵占扶贫资金的腐败问题浮出水面。

“经我们调查了解,由你经办的两张发票,其中一张为假发票,另外一张为免税发票,但产生大额的费用支出,你如何解释?”当调查组和村党支部委员吴川标进行谈话时,吴川标支支吾吾无法回答。

“你作为经办人,必须对此事负责。只有主动交代问题,才能争取组织的宽大处理。”谈话人员看出吴川标的疑虑,向他讲解相关政策。终于,吴川标放弃侥幸心理,老实交代了问题。

原来,2014年12月,在收到龙华区扶贫办分批次下拨的共20万元扶贫款后,王明麟、吴川标、本礼村民小组组长吴川冠等人通过虚报购羊数量、重量、价格等方式,从第一笔拨款中各套取了6500元。2015年8月,王明麟等人利用承揽开具发票之便,虚构了7%的开具发票税费,支取了1.4万元,除去给予发票代办中介的6000元,三人平分了余下的8000元。

在查清问题后,2017年12月4日,王明麟、吴川标、吴川冠三人分别受到开除党籍处分。

持续做好“后半篇”文章

“当时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想拿些辛苦费。”在调查中,被处分人员的想法让办案人员非常吃惊,其背后暴露出的问题也值得深思。

“这起案件的查处,一方面反映出基层村干部纪法意识淡薄;另一方面,也暴露了上级有关部门对扶贫资金使用、评估等方面监管不到位的问题。此外,扶贫资金的申请管理还存在较大漏洞。”蒋海涛说。

案件曝光后,龙华区纪委监委围绕脱贫攻坚工作中存在的突出问题精准发力,采取一系列措施,做好审查调查“后半篇文章”。该区打出“专项巡察+专项治理”组合拳,联合区财政、审计、农林等相关部门针对扶贫领域资金使用管理情况进行调查摸底,了解和掌握扶贫资金底数、资金去向、使用管理情况,督促相关部门切实履行部门和行业监管责任。同时,坚持问题导向,紧盯全区涉及扶贫领域的相关部门,开展扶贫领域腐败问题专项巡察,确保扶贫资金拨到哪里,监督就跟到哪里。

村干部截留侵占扶贫资金 私扣村民34本存折

“我的银行账户里明明有两笔水柜补助款进账,总共1.2万元,怎么到我手里只有4000块?难道国家又收回去了8000块?”2016年12月7日一大早,家住广西壮族自治区天等县向都镇民族村的村民黄某来到该县纪委信访室,向接访的工作人员反映了存于心中几年的疑惑:2010年,他自己修建了一个家用水柜,并得到国家扶贫项目补助款1.2万元,但是资金下拨后,村干部以水柜容积不达标为由,只给了他4000元补助,其他资金不知去向。

接到举报后,该县纪委立即成立2个工作小组,分别进驻涉及部门和民族村开展调查。经过3天的调查核实,一起涉及村干部虚报套取、截留侵占扶贫项目资金的腐败问题浮出水面。

私自扣留村民34本存折

2010年3月,民族村获得45个“大石山区家庭水柜”建设指标,每个指标补助1.2万元。验收合格后,补助资金被拨付到各指标户的信用社账户。

然而,在农户拿到钱之前,村党总支副书记、村委会副主任农丕强早已经打开了存放这些资金的“钱袋子”。

原来,项目验收前,农丕强收集了34个农户的信用社存折,加上自己的那本存折,总共35本交到县扶贫办统一进行信息登记(其中有10户群众由于没有信用社账户,就委托农丕强先将补助款打到农丕强个人账户后再转给他们)。然而,从扶贫办回来后,农丕强并没有将34本存折还给农户,而是悄悄地存放在自己的床头柜。

2010年11月24日,第一批补助款拨付到各指标户的银行账户上,每个指标0.8万元,其中拨付到农丕强账户上为11个指标的补助款共8.8万元,其余34户27.2万元。第二天,农丕强拿着农户的存折到当地银行柜台取出现金5万元,其余22.2万元通过转账的方式转到自己信用社账户上。

2011年1月28日,第二批补助款拨付到各指标户的银行账户上,每个指标0.4万元。这一次,农丕强转账到其个人信用社账户上7.9万,其余的5.7万分次提取现金。

“吸血”吸得“名正言顺”

这些钱,农丕强看起来拿得名正言顺。

“只有承包工程,付出点劳动,才能合理地得到那些补助款。”项目没开展之前,农丕强就已经和儿子农基伟商量好了,要承包一些水柜指标来建设,然后从农户的补助款当中扣除工程款。

“农某冠3000元、黄某珍4500元、林某红1000元、农某奇3000元……”水柜验收后,农丕强自己制定了分钱方案:对于农户自己购买材料并自己建设水柜的,农丕强给全额补助款;对于自建水柜但是没有钱购买材料的,农丕强父子俩用自家的农用运输车专门运输水泥、石料等建材到户,这部分农户,农丕强直接扣除材料费、运输费用,再相应给他们800元至2400元不等的工钱补助。

“自家建水柜,白得建材不说,还得到工钱补助,政府真是太好了!”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村民林某说,得到资金补助,群众无不赞扬党的政策好。然而谁也没想到,农丕强父子俩就在群众的赞扬声中,将他们每户4000至8000元不等的补助余款纳入囊中。此外,农丕强父子还采用包工包料的方式为11户群众建家庭水柜,这些农户的补助款全部转移到农丕强个人账户中。

无中生有空手套“白银”

为套取扶贫资金,农丕强真是绞尽了脑汁,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2010年7月的一天,刚刚吃过午饭的农丕强在村子里闲逛时,偶然看见本村农户林某红和农某奇家各有一个已经建成多年的地头水柜,水柜的项目牌显示是2000年和2002年建设的。看到这两个几乎要废弃的地头水柜,农丕强心里乐滋滋的。

不久,农丕强将林某红、农某奇2户作为新建水柜户虚报2个指标。而补助款下拨后,农丕强将补助款分给林某红1000元,分给农某奇3000元,其余2万元截留。此外,他用同样的手段以民族村登仇屯一李姓农户的名义虚报套取1个指标1.2万元补助。

就这样,农丕强在组织开展“大石山区家庭水柜”扶贫项目建设工作中共虚报套取、截留扶贫项目资金16万多元。

原本以为自己做得很隐蔽不会被发现,原本以为事情过去很久查无实据了。然而,无论蛰伏多久,法纪的制裁终会来临。2016年12月,天等县纪委监察局对农丕强立案审查。这只隐藏在水柜里6年之久的“吸血虫”终被揪出。(邬振冲 赵勤英)

村干部截留侵占扶贫资金被立案审查:私扣村民34本存折

- “我的银行账户里明明有两笔水柜补助款进账,总共1.2万元,怎么到我手里只有4000块?难道国家又收回去了8000块?”2016年12月7日一大早,家住广西壮族自治区天等县向都镇民族村的村民黄某来到该县纪委信访室,向接访的工作人员反映了存于心中几年的疑惑:2010年,他自己修建了一个家用水柜,并得到国家扶贫项目补助款1.2万元,但是资金下拨后,村干部以水柜容积不达标为由,只给了他4000元补助,其他资金不知去向。

- 接到举报后,该县纪委立即成立2个工作小组,分别进驻涉及部门和民族村开展调查。经过3天的调查核实,一起涉及村干部虚报套取、截留侵占扶贫项目资金的腐败问题浮出水面。

- 私自扣留村民34本存折

- 2010年3月,民族村获得45个“大石山区家庭水柜”建设指标,每个指标补助1.2万元。验收合格后,补助资金被拨付到各指标户的信用社账户。

- 然而,在农户拿到钱之前,村党总支副书记、村委会副主任农丕强早已经打开了存放这些资金的“钱袋子”。

- 原来,项目验收前,农丕强收集了34个农户的信用社存折,加上自己的那本存折,总共35本交到县扶贫办统一进行信息登记(其中有10户群众由于没有信用社账户,就委托农丕强先将补助款打到农丕强个人账户后再转给他们)。然而,从扶贫办回来后,农丕强并没有将34本存折还给农户,而是悄悄地存放在自己的床头柜。

- 2010年11月24日,第一批补助款拨付到各指标户的银行账户上,每个指标0.8万元,其中拨付到农丕强账户上为11个指标的补助款共8.8万元,其余34户27.2万元。第二天,农丕强拿着农户的存折到当地银行柜台取出现金5万元,其余22.2万元通过转账的方式转到自己信用社账户上。

- 2011年1月28日,第二批补助款拨付到各指标户的银行账户上,每个指标0.4万元。这一次,农丕强转账到其个人信用社账户上7.9万,其余的5.7万分次提取现金。

- “吸血”吸得“名正言顺”

- 这些钱,农丕强看起来拿得名正言顺。

- “只有承包工程,付出点劳动,才能合理地得到那些补助款。”项目没开展之前,农丕强就已经和儿子农基伟商量好了,要承包一些水柜指标来建设,然后从农户的补助款当中扣除工程款。

- “农某冠3000元、黄某珍4500元、林某红1000元、农某奇3000元……”水柜验收后,农丕强自己制定了分钱方案:对于农户自己购买材料并自己建设水柜的,农丕强给全额补助款;对于自建水柜但是没有钱购买材料的,农丕强父子俩用自家的农用运输车专门运输水泥、石料等建材到户,这部分农户,农丕强直接扣除材料费、运输费用,再相应给他们800元至2400元不等的工钱补助。

- “自家建水柜,白得建材不说,还得到工钱补助,政府真是太好了!”回想起当时的情景,村民林某说,得到资金补助,群众无不赞扬党的政策好。然而谁也没想到,农丕强父子俩就在群众的赞扬声中,将他们每户4000至8000元不等的补助余款纳入囊中。此外,农丕强父子还采用包工包料的方式为11户群众建家庭水柜,这些农户的补助款全部转移到农丕强个人账户中。

- 无中生有空手套“白银”

- 为套取扶贫资金,农丕强真是绞尽了脑汁,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 2010年7月的一天,刚刚吃过午饭的农丕强在村子里闲逛时,偶然看见本村农户林某红和农某奇家各有一个已经建成多年的地头水柜,水柜的项目牌显示是2000年和2002年建设的。看到这两个几乎要废弃的地头水柜,农丕强心里乐滋滋的。

- 不久,农丕强将林某红、农某奇2户作为新建水柜户虚报2个指标。而补助款下拨后,农丕强将补助款分给林某红1000元,分给农某奇3000元,其余2万元截留。此外,他用同样的手段以民族村登仇屯一李姓农户的名义虚报套取1个指标1.2万元补助。

- 就这样,农丕强在组织开展“大石山区家庭水柜”扶贫项目建设工作中共虚报套取、截留扶贫项目资金16万多元。

- 原本以为自己做得很隐蔽不会被发现,原本以为事情过去很久查无实据了。然而,无论蛰伏多久,法纪的制裁终会来临。2016年12月,天等县纪委监察局对农丕强立案审查。这只隐藏在水柜里6年之久的“吸血虫”终被揪出。

- (原题为《揪出水柜中隐藏的“吸血虫”》)

随机内容